孩子与狗

stills-i-am-legend stills-the-pursuit-of-happyness

今天看到一篇关于宠物的很感人的文章,恰好以前看过斯科特的《少有人走的路》,书中提到了我们与宠物以及孩子的关系,心有所感。

宠物与孩子对我们而言在很多地方都很类似,我们在他们身上倾注爱心,从他们身上收获快乐,但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宠物没有自己的人格,但孩子有。

宠物,尤其是狗,没有自己的人格与思想,在漫长的进化道路中,选择了对人类绝对忠诚。所以当它惹怒你的时候,甚至仅仅是当你不开心的时候你可以随意打它骂它,而一旦你心情好点的时候你随便一招手它就会偎到你身边,对你摇头摆尾跑、献忠谄媚。

人对宠物是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人掌握着对宠物的生杀夺予大权,他能随意处置他的宠物,一个宠物如果被抛弃,它很有可能性命不保,所以宠物对人也并不只是简单的忠诚,也应包含了对人的依赖与对强权的敬畏。

人很喜欢绝对对自己忠诚的人或宠物,这会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不用担心被背叛。人也很容易被为自己奉献的行为所打动,经常听到狗守在主人尸体身边或努力寻找等待失踪主人的动人新闻或故事,如忠犬八公,但很少有听说主人努力寻找失踪爱犬的动人新闻,就算有这种新闻你也不会认为这很感人,如奖楼找狗。

有些人可能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很受挫,然后说自己很喜欢狗,好像在说自己并不缺爱或爱心,而是世界欠他们的。《不说,就真来不及了》书中《最爱我的不是人类》讲了一位退休的中学教师最后众叛亲离,家人同事朋友都离他而去,只有一条狗忠心耿耿的守在他身边(有人考证说这本书中的故事是杜撰的),同样我也见过有人感慨:我见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欢狗,其实我们会经常听到这类例子。

按《少有人走的路》一书中的观点来说,这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好处理,你不可能完全猜透另一个人怎么想,他为什么会高兴为什么会生气。但对宠物则不一样,你对它好它便高兴,你骂它它就不高兴,你甚至都不用考虑它怎么想,也不用管它是否高兴。所以与宠物相处实在是太简单了,任何人都能处理好与宠物的关系。而这种人正是没有能力处理好人际关系,所以才选择逃避,从宠物身上寻找心理慰藉或依赖。与别人格格不入但有一条忠心耿耿的狗的人必定是心理有问题的人。

孩子与宠物完全不同,他们有独立的人格,他们不属于家长。很多父母会分不清监护与拥有,典型的想法就是我打我教训我的孩子天经地义,谁都管不着,就好像在说我把我的车弄坏了,关你什么事?

很多家长想要绝对控制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像宠物一样听完全自己的话,按自己的安排做事,但他们忘记或没有注意到孩子是有自己的人格,与家长自己一样地位平等的人,他们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想法,这必然会引起冲突。家长与孩子的冲突,大多源于此。有多少父母会说我完全尊重我的孩子,我把他当成一个有自己想法能独立思考与我平等人来对待?有多少父母在做决策时认真征求并考虑过孩子的意见?有多少父母一边嘴里说着我都是为你好,一边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

我不是说喜欢宠物怎么不好,我也很喜欢宠物,小时候我家养过狗,我喜欢狗的忠诚与可爱,我也喜欢忠犬八公的故事;只是我们要正视与宠物的关系,我们可以宠爱它,但不要依赖它;还有,不要把孩子当宠物,学会尊重你的孩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