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麦田守望者的距离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书,这是一本青春小说,但我一直等到青春期过得一点影子都摸不到了的时候才读这本书。

书看到一半就发现霍尔顿那浓浓的美国特有的中二病颓废劲袭来。他简直是颓废、空虚、无聊、消极的代名词。

他能把一切事情搞砸,做为学校击剑队的队长,他把比赛器材都落在地铁上,导致比赛终止。他无心学业,五门课中有四门不及格,因而四次被学校开除。他看所有人都不顺眼,老师同学在他眼中都是混球傻逼,被开除后他和室友打架结果被打得满脸是血。然后他即不想回家也不想呆在学校,就去纽约游荡。他喜欢说谎,在火车上见到同学的母亲他谎话张口就来。他讨厌所有虚伪的东西,他讨厌见面时别人跟他说很高兴见到你,也讨厌别人跟他说祝你好运。他脏话连篇,一句话里面没脏词话都说不利索。

离开学校的霍尔顿迷茫得像幽灵一样,他不知道要去哪儿,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无所事事的在纽约游荡一天两夜。这两天他住廉价的宾馆、露宿大街、抽烟、去酒吧喝酒跳舞、打电话约女朋友一块看戏、召妓、去电影院看讨厌的电影,最后才偷偷跑回家看望妹妹。

看书的过程我却对霍尔顿没有一点代入感,做为一个父母邻居眼中的好孩子,我离霍尔顿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吧。

当霍尔顿无心学业的时候我在为升高中上大学埋头苦读;霍尔顿打电话约女朋友一起看戏剧,夜里召妓的时候我跟女生说话都还脸红;霍尔顿满口脏话的时候我连他妈的都他妈的没有说过。

叛逆?空虚?颓废?寂寞?这些词跟青春期在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纪初的闭塞的农村的很多孩子无缘。这个时间好好学习与上大学才是生活的关键词,当时很难理解感慨十七岁的雨季的文章,他们为什么这么多愁善感?他们不用考大学?他们没有题海战?

老男孩式的”年轻时谁没有疯狂过”的故事总能收获一堆共鸣,可惜有些故事是完全不同的版本,是很普通的版本,是很平淡的版本,也是很少有人会喜欢的版本。

有人说这本书点明了资本社主义社会精神文明的实质,仔细想想,倒有点明白这句话了。

我与麦田守望者的距离》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